加州污光_兄者保护协会会长

非洲的审神者啊,你掉的是这个金投石呢?还是这个绿投石呢?
————
膝髭/蜻村/石青/长蜂
————
清光/髭切/村正/青江
————
此写手写文如擂鼓,不通不通又不通。
—————
其实是个博爱党,本丸的大家都是天使。
—————
日常请移步子博@污光日和
—————
欢迎勾搭然而此人严重话废社交恐惧症
—————
源氏兄弟感情很好。
千子村正是好孩子。
—————
懒癌严重,更文全凭喜好。
—————
谢谢你的喜欢。

我一定……能在这个月……写完的……肝什么刀……写文啊……

突然觉得最近三天的梦都可以整理成文……然而每天都是被吓醒的_(:зゝ∠)_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这么阴暗的吗……

懒癌写手就不该立flag……现在怕是膝髭坑没填完又要开蜻村坑……

怕不是有病


关于妖刀巨佬迷一样的服装

这里


lof怕不是有病吧屏蔽我主博的这一篇,但是子博的转载居然可以看???!

【妈耶,lof又给我解除屏蔽了,主博也可以看了orz】

关于妖刀巨佬迷一样的服装


纯属个人理解,坐等设定集打脸

【图片来源:刀剑乱舞主页/自家刀帐】

通常:


从头到脚大概分为这些部分:颈饰,交领内搭,直襟外搭小马甲,臂饰,腕饰,腰甲,应该是连衣裙,据说是腿甲但是叫吊 带 袜更和我意的东西

关于腿甲这一点,具体请参考这个太太的考据→关于千子村正腿甲的一些简单分析和疑惑/bug?以及其他


颈饰分为两部分,扣在脖子上的那个和……立领?半个围脖?防风的?护……护颈?

根据真剑立绘这两个并没有直接连着

这样:


没有任何撕裂之类的痕迹,应该是两部分。

具体大概是这样的:


结合真剑立绘的话,可能是和内搭连接的,但是缺乏背后的图不好确...

主博客 ←写文的产出大概会是膝髭蜻村长峰



子博客

污光日和 ←游戏日常和ob11饲养日常和手工日常

髭受only ←理论上密码是阿尼甲初始番号【最近lof的子博密码好像抽风了啊我这边一直不显示】没什么可看的脑洞而已接下来估计就是用来存脑洞和flag的车了而且一堆自己可见

蜻村only ←一个用来哈哈哈的蜻村子博客设了密码也不显示就干脆取消了没什么可看的全是脑洞而且一堆自己可见

【我大概除了脑洞一无是处


其它主页

村正今天也很可爱 ←丢一些一点也不高清自修刀乱官图贺图什么的

反正设了密码也没用干脆取消了……

设密码的子博客……为什么只有一个有效……emmmmm辣鸡lof为什么不让我把蜻村向的子博客藏起来……我就说为什么总有30+阅读量明明没打tag设了密码的……emmmm文的设定什么的果然还是直接自己可见最好了……

【膝髭】奇境之旅.七

因为突然失智而忘了自己在写什么的废审花了点时间重新构思终于挤了篇更新……
【因为重新构思了所以更一言难尽了大概还有三章完结之后重修吧】
·自设小乌
·被感情支配突然失智的阿尼甲
·ooc到亲妈都不认识
·此写手严重失智


“……嗯哼哼哼……”小乌轻声的笑了,“……源氏重宝这样子颓废可不常见哦。喂喂,别这样子啦,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会收下你的道歉的……诶?好啦,别这样了。”小乌微微向前探身似乎想触碰“髭切”但立即又缩回原处拉了拉外套。琥珀色的眼瞳覆上一点灰雾,他似乎也有点疑惑,明明不止一次听过这样子的道歉,明明积攒千年怨恨的自己很乐意看到他这样...

看到物吉極好懵逼……这真的是物吉吗……

然后想到今剑極,今剑普短的时候回想本身就有bug啊【今剑说可以救义经但在阿津贺志山之战开始时义经主从已经死了,我个人理解是这个今剑的记忆本身就不是我们所知道的那个历史極化的刀子也情有可原】但是物吉不一样啊他之前的台词没有哪里有问题他甚至没有提起过别的前主为什么修行会想不到家康公???

因为个人还厨村正所以连带喜欢德川组……看到这个真是……感觉心态爆炸。

【据说书信翻译有错误?管他呢不提家康公对我来说就是很膈应】

好数字

阿尼甲初设是正太??!妈耶!

难道我理解的阿尼甲和别人这么不一样吗……好慌……个人觉得阿尼甲和弟弟开玩笑也不会用你谁这种梗ORZ阿尼甲应该很注意弟弟感受吧毕竟本丸还有主动提起弟弟呢ORZ这种明显很伤害弟弟的玩笑他真的会开吗……ORZ源氏兄弟明明这么要好……

【膝髭】奇境之旅.六

【和标题风格越来越不搭了orz
大概还有两章就完结了我会努力在肝脏破坏之前写完的。】
本章有自设小乌注意
强行虐阿尼甲注意
ooc到我都看不下去了注意
【写大纲是个好习惯为什么我没有】

空气像是凝固了。
而“髭切”与髭切两人则仿佛被包裹进树脂里的虫蚁那样,静止不动。
膝丸的本体刀稳如磐石的指着髭切——是一个将攻未攻的威胁距离——再向前一寸刀尖即可没入机体。

沉默足有几分钟那样长,随后髭切——或者应该以“小乌”称之——率先打破了这紧张气氛。
他向后转过头来看向“髭切”,似乎丝毫不介意被刀刃所伤。逆着光他的眸子显得格外明亮,他笑着说道:“哎呀,哎呀,这是被发现了呢。你还是这么敏锐啊。”
“髭切”没有回答也...

终于换到阿尼甲曲子了,真棒!顺便感谢千子给我捞了最后一个鼓~

活撃源氏啊啊啊啊啊疯狂打call请去结婚啊啊啊我想日阿尼甲啊啊啊啊啊

200fo留念

没特化的活撃源氏……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关于阿尼甲拵的无责任乱吹

有没有考据大佬告诉我源氏的刀拵到底是啥拵……

【本人日本史是九级残障日本刀知识更别说了以下都是无脑推断】
【跪求大佬救救孩子】

事情是这样子的,我脑子一抽就去查了太刀拵的资料,然后凌乱到到现在_(:зゝ∠)_列表有没有考据大佬告诉我源氏的刀拵到底是啥……
一开始我觉得是饰太刀拵,因为有手贯绪没有柄卷鞘尻兜金貌似也有_(:зゝ∠)_但是接着我就发现这不是唐锷啊而且说好的山形金呢?



【贴个小狐丸对比一下,小狐比较接近饰太刀拵】

然后我又找了爷爷和茶球对比_(:зゝ∠)_不行我更乱了……阿尼甲这个不是一般的太刀拵也不像饰太刀_(:зゝ∠)_跪求考据大佬救救孩子!



补一张太刀拵...

语无伦次胡吹一波活撃源氏

我要胡吹一波活撃源氏了!
首先是兄弟登场的时候的位置关系!阿尼甲坐着膝丸靠着椅背,然后俩人就是背对的关系。这种看着就散发出浓浓信赖的姿势简直让人想开坑!源氏兄弟是互相信赖把背后交给对方保护的好兄弟肯定是这样的!就算阿尼甲不记得膝丸的名字!不记得名字又怎么样阿尼甲记得膝丸记得他弟弟就好了名字不重要!然后注意一下膝丸是站着的,他没有坐在阿尼甲身边。膝丸没有和阿尼甲平起平坐他很尊重阿尼甲对不对,而且阿尼甲长期在源氏本家而膝球不断外出,阿尼甲一度是象征天下的刀。【看看源义经和源赖朝orz】而且膝丸是这么个兄控他一定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护卫姿态!看他还捏着刀柄!在场的刃只有他捏着刀!【膝:阿尼甲是我的!】
然后...

活撃的源氏兄弟!!!

我奶活了源氏黏土啊

暴风哭泣.jpg

【膝髭】奇境之旅.五


时间已是入夜。闲逛了一天的人类身体自然而然的显露出了疲态。
“髭切”拥被而坐,黑色的洋服外套披在肩上。他缓慢的眨了眨困倦的眼睛。

夜里的“本丸”静的出奇。白天里还不时吟唱几声的虫鸟入了夜反而安静了下来。似乎有什么令他们惧怕的东西苏醒了过来惊吓到它们小小的敏感神经。
这让“髭切”隐隐担忧着。夜晚——正是适合发生怪谈的时间。

——桥上亭亭玉立着的女子在夜色里的一点樱红的唇,在浓稠如蜜的黑色里爬动的巨大蜘蛛慢慢显露出身形……

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有关那个“鬼”。

但在异变发生之前,最先响起的是一阵轻轻的叩门声。
“进来。”
“髭切”微微提高声音说。
门被推开一条窄窄的缝。在“膝丸”闪身进来之前,...

我奶活了刀myu4的源氏组啊暴风哭泣.jpg

【膝髭】奇境之旅.四

越写越凌乱了ORZ我到底在写什么呢.jpg

阿尼甲都出娃了,黏土也快了吧

——————


集会解散之后,“髭切”才发觉“兄长”的房间与自己的其实相去不远——只隔着一堵墙。在这个本丸里,似乎每一位刀剑付丧神都拥有各自独立的房间。

他站在门口目送“兄长”进了屋,这才回到房间里,把叠的整齐的内番服展开来换上。一边整理着纷杂的思绪。
他仔细回想片刻之前“兄长”的神态动作。他想想起了他接受自己的问候时,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惶恐意味。他想起来那个温柔的微笑中掩饰不住的一丝僵硬。
以及那个熟悉的笑。
——似乎这个“兄长”的躯壳里也是居住着误入的灵魂。
甚至……可能是来自同一个本丸的伙伴。

只是这一切,都还需确...

【膝髭】无题

我就是想写一下阿尼甲披弟弟的外套……

段子预警。

不是糖预警。

我已经是一个只会用无题做标题的废人了

————

髭切俯下身,拾起属于自己弟弟的断刃碎片收进怀里,接着把因战斗而残损的外套扯下来丢去一边,然后捡起因为付丧神已经消逝而失去支撑堆在地上的弟弟的外套披到肩上。他转过身,黑色的双袖扬起来像两片翅膀——但很快又无力的垂了下来。

“等等,髭切。”

今剑在他身后急切的喊道。

髭切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看向今剑,眸中露出探寻的意味。

“你要去哪里呢?”今剑问他。平日里总是灵动活泼的红眼睛此刻也铺溢着悲伤的云翳。髭切看到他手里拽着的那一角紫色的僧衣——僧衣的主人也已经化为星屑了。...

阿尼甲的新图……真好看_(:зゝ∠)_

【膝髭】奇境之旅.三

感觉自己写了1k+的废话……
自暴自弃.jpg
关于身高:此处采用推上太太们量立牌的数据,膝丸比阿尼甲高•﹏•
————

“髭切”披着自己弟弟的皮进入庭院。幸运的是他并没有看到岩融或是今剑,这省却了他很多的敷衍。
他与主动招呼他的几位付丧神寒暄了一番便不着痕迹的退到庭院角落避开众人。
与之前的短刀付丧神一样,在场所有人的脸都被黑羽覆盖,看不到任何五官神情。
这让气氛显得十分诡异,仿佛是十几个人都戴上了妖异的面具举行什么奇怪的仪式。身处其间的“髭切”感觉到强烈的不适,他一度觉得脸上痒痒的似乎有细小的羽毛要撑破皮肤生长出来了,让他情不自禁三番五次触摸面部以确认没有异状出现。
这虽然不是他自己的身体,但也是十分重...

【膝髭】奇境之旅.一、二

看标题就知道这又是个没头没尾的奇怪物体_(:зゝ∠)_

好吧,其实是百fo点的梗,身体互换……

就不艾特了_(:зゝ∠)_如此奇葩求不喷_(:зゝ∠)_

顺便私设一个两兄弟本体也相似?

*捏造史实注意

*自设小乌再度出没注意

【阿尼甲是猫科,对吧,对吧?】

————————————


他看到那截断刃。

——孤零零的埋在泥土里,微微露出的一点银光闪烁仿若不甘的呼唤,一下子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他慢慢地眨动溢满好奇之色的眼睛,俯身伸手将断刃抠出来。手指因此而沾上了深褐色的泥土,又因方才恶战留下的鲜血而濡湿软化,变成暗色的污渍斑驳其上。

断刃约有一掌来长,剩余的部分已无迹可寻...

1 / 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