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污光_兄者保护协会会长

非洲的审神者啊,你掉的是这个金投石呢?还是这个绿投石呢?
————
刀剑乱舞
多cp杂食
主食膝髭
清光痴汉
髭切痴汉
青江痴汉
咪酱痴汉
短刀溺爱
源沼沉溺
————
此写手写文如擂鼓,不通不通又不通。
—————
阿尼甲今天粘土化了吗?
—————
日常请移步子博@污光日和
—————
髭受狂魔
雷者自避
_(:зゝ∠)_

【膝髭】奇境之旅.四

越写越凌乱了ORZ我到底在写什么呢.jpg

阿尼甲都出娃了,黏土也快了吧

——————


集会解散之后,“髭切”才发觉“兄长”的房间与自己的其实相去不远——只隔着一堵墙。在这个本丸里,似乎每一位刀剑付丧神都拥有各自独立的房间。

他站在门口目送“兄长”进了屋,这才回到房间里,把叠的整齐的内番服展开来换上。一边整理着纷杂的思绪。
他仔细回想片刻之前“兄长”的神态动作。他想想起了他接受自己的问候时,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惶恐意味。他想起来那个温柔的微笑中掩饰不住的一丝僵硬。
以及那个熟悉的笑。
——似乎这个“兄长”的躯壳里也是居住着误入的灵魂。
甚至……可能是来自同一个本丸的伙伴。

只是这一切,都还需确...

2017-07-15

【膝髭】无题

我就是想写一下阿尼甲披弟弟的外套……

段子预警。

不是糖预警。

我已经是一个只会用无题做标题的废人了

————

髭切俯下身,拾起属于自己弟弟的断刃碎片收进怀里,接着把因战斗而残损的外套扯下来丢去一边,然后捡起因为付丧神已经消逝而失去支撑堆在地上的弟弟的外套披到肩上。他转过身,黑色的双袖扬起来像两片翅膀——但很快又无力的垂了下来。

“等等,髭切。”

今剑在他身后急切的喊道。

髭切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看向今剑,眸中露出探寻的意味。

“你要去哪里呢?”今剑问他。平日里总是灵动活泼的红眼睛此刻也铺溢着悲伤的云翳。髭切看到他手里拽着的那一角紫色的僧衣——僧衣的主人也已经化为星屑了。...

2017-07-10

阿尼甲的新图……真好看_(:зゝ∠)_

2017-07-03

【膝髭】奇境之旅.三

感觉自己写了1k+的废话……
自暴自弃.jpg
关于身高:此处采用推上太太们量立牌的数据,膝丸比阿尼甲高•﹏•
————

“髭切”披着自己弟弟的皮进入庭院。幸运的是他并没有看到岩融或是今剑,这省却了他很多的敷衍。
他与主动招呼他的几位付丧神寒暄了一番便不着痕迹的退到庭院角落避开众人。
与之前的短刀付丧神一样,在场所有人的脸都被黑羽覆盖,看不到任何五官神情。
这让气氛显得十分诡异,仿佛是十几个人都戴上了妖异的面具举行什么奇怪的仪式。身处其间的“髭切”感觉到强烈的不适,他一度觉得脸上痒痒的似乎有细小的羽毛要撑破皮肤生长出来了,让他情不自禁三番五次触摸面部以确认没有异状出现。
这虽然不是他自己的身体,但也是十分重...

2017-06-09

【膝髭】奇境之旅.一、二

看标题就知道这又是个没头没尾的奇怪物体_(:зゝ∠)_

好吧,其实是百fo点的梗,身体互换……

就不艾特了_(:зゝ∠)_如此奇葩求不喷_(:зゝ∠)_

顺便私设一个两兄弟本体也相似?

*捏造史实注意

*自设小乌再度出没注意

【阿尼甲是猫科,对吧,对吧?】

————————————


他看到那截断刃。

——孤零零的埋在泥土里,微微露出的一点银光闪烁仿若不甘的呼唤,一下子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他慢慢地眨动溢满好奇之色的眼睛,俯身伸手将断刃抠出来。手指因此而沾上了深褐色的泥土,又因方才恶战留下的鲜血而濡湿软化,变成暗色的污渍斑驳其上。

断刃约有一掌来长,剩余的部分已无迹可寻...

2017-05-27

【膝髭】今天是不是该来篇贺文之类的东西?

其实只是个段子,写的原因是看到日期突然想起了猫咪不能吃巧克力这件事_(:зゝ∠)_天知道我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个。

大概是本丸日常的一个小插曲吧

*无脑段子预警!

*搞事审审出没注意!

————

“什么嘛……这种事情……”

膝丸捧着一盒精致的巧克力穿过外廊,懊恼一般低声自语着。

他刚向审神者汇报完出阵情况,那个向来惹事不嫌事大的审神者便从抽屉里取出一盒包装精致的巧克力,神神秘秘的说:今天可是一个很特别的日子哦?膝丸不想试着向兄长表达一下心意吗?就算是你兄长那样的人也会感动而被俘获吧?

接着他就被嘴角挂着奇怪笑意的近侍青江撺掇着接下了。那家伙像是和审神者串通好了一般花言巧语努力游说。...

2017-05-20

【膝髭】梦痕迹.序 上

拽着四月的小尾巴悄悄咪咪的挖个坑⊙﹏⊙
今天的阿尼甲也在被集火呢
————

被送进手入室的时候,髭切已经快要支撑不住再次昏过去了。
太过惨烈的战斗让他的身体几近破碎。脏器移位骨骼断裂肌肤翻折,整个像是从红色染缸里捞出来的。索性是付丧神才能尚存一口气接受治疗。但他的本体刀也已经布满裂纹,似乎稍一用力便会碎成齑粉,审神者只得万分小心。
他似醒非醒。鲜血糊着眼睛让他看不清是谁在搬运他,耳里充斥的蜂鸣也让他无法分辨周遭伙伴的对话。感官变得迟钝,似乎是在浓稠的灰色烟雾里沉浮。
也许有人正在用湿润的毛巾或是棉签擦拭处理他的伤口,一阵一阵富有规律的凉意安抚了紧张的机体。但他很快就因沉入睡眠的黑河而感觉不到了。...

2017-04-30

【膝髭】狩猎游戏.七、八

因为比较短小就两章一起放了……
我大概又靠废话扯了两章……
说着继续去磨点梗的文orz
————

膝丸选择先去看望今剑。
今剑是岩融收养的小吸血鬼。
是一个很可爱的孩子。

血族的生长周期与人类相同。会从变成血族的那一刻继续人类的生长周期。但很奇怪今剑一直不长个儿。仿佛他的身体机能一直停留在他成为血族的那个年龄。
外貌是人类儿童的八、九岁,但实际年龄谁也说不准。说有几百岁也不为过。毕竟岩融第一次遇到今剑的时候,在一座桥上,今剑穿着一身古老的和服,配高齿木屐,披纱吹笛。
好在岩融并不在乎,甚至很高兴今剑一直是这样小巧活波的模样。

——一直是小孩子不也没什么不好的嘛,不用管那么多奇怪的事情。小巧活波。我就觉得...

2017-03-31

【膝髭】狩猎游戏.六


膝丸盯着电脑屏幕许久未动。
他本该打开邮箱阅读下属的报告以制定合理的搜捕计划。他本该在此时做完白天积压下的工作好让同组的下属能在接下来几天完成搜捕任务好好睡一觉。
但他没有。
另一件事占据了他的大脑让他不得不暂时忽略工作。他一手松松地放在键盘上,一手按着鼠标,眼睛平视前方,眸光放空。
事情紧迫,已经是不能再拖延的状态了。他必须想出对策。
他不可能放兄长离开,但没有契约证明,就没法取得血液,而血族又是以血液为生的种族。他们食用人类的吃食只是消遣,血液才是力量真正的来源。
膝丸思考过给兄长喝自己的血,他低下头借着屏幕微弱的荧光审视自己覆着薄茧的手指。
但血族的感官敏感,就算他远离兄长放血假装是购买的血液也会被...

2017-03-19

【膝髭】奇梦

这只是个……一时兴起的真·无脑段子……←_←
慎入←_←

————
膝丸梦到髭切在飞。
巴掌大的小髭切们成群结队,扇动着小外套的袖子呼的一声就飞了起来。
他们从山的这边起飞,朝着太阳的方向飞过去。
浅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烁着点点亮光。
膝丸仰头观望,小髭切们浑身上下都萦绕着虚幻的光晕。
膝丸急了。
要挡住兄长。
不能和兄长分开。
他朝小髭切们追过去,跳起来想要抓住其中的几只。但不管他怎么努力,总是差一个指尖的距离。
他不安的皱紧了眉头。
“喂,薄绿!”
这时候他听到有人在叫他,似乎是今剑,从声音就能听出来活力四射。他四下寻找,看到山的那边岩融今剑在朝他挥手。
鞍马的小天狗似乎很兴奋,骑在岩融肩上也很不安分...

2017-03-17
1 / 6

© 加州污光_兄者保护协会会长 | Powered by LOFTER